雅昌专稿 冯远:无尽意·痕咏怀诵贤

  漫步在清晨的森林公园,听清脆的鸟鸣,闻阵阵花香,心情格外舒畅。不禁想起那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着实让人陶醉。流水潺潺,竹影摇曳,又将你带入到了竹林七贤喝酒纵歌,肆意酣畅的自由境界。带着这份诗意与自由,来到书画频道美术馆。这里正在展出“无尽意•痕——冯远‘咏怀诵贤’古典题材书画作品展”。步入展厅,竹林七贤正在林间饮酒赋诗,“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在这里我们不仅能感受到竹林七贤的自由洒脱;也有“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情思缠绵,还有“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豪迈气魄。唐人诗意、宋代辞赋、昆曲和京剧、诸子图等人物形象一一映入眼帘。让我们在获得审美情趣的同时,也得了精神上的慰藉,找到了灵魂安顿之地。

  冯远的创作涉及的题材非常广泛,此次展览他将多年来对中国传统文化学习、研究、体会、创作的古典题材作品做专题展示。四个展厅依次为“咏怀”、“诵贤”、“弘志”、“寄情”。冯远偏爱文化、历史和哲学,他经常画一些古典题材,将古典题材通过人物肖像、历史典故、人文逸事、故事画或者一字一画的方式进行创作,通过作品来弘扬传统文化。

  在冯远的作品中既有文人画的诗意,也有书法金石气的厚重感,有水墨氤氲之气的柔美,也有北方的厚重与苍劲。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与时代风采,在保留中国绘画基本要素的同时,又融入了创新的因素。

  冯远认为“作为一个以弘毅为己任的艺术家,还应该有一份社会责任。艺术家应该笔墨当随时代,表现生活的时代。艺术家的艺术创作要为社会增添一种精神食粮、精神财富,通过教化、艺术审美传达一种真善美的精神,来感化观众和读者。”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历代先贤伟杰为中华文明历史留下的精神物质文化财富令我深为崇仰。

  雅昌艺术网:冯老师好,您为什么会选择“无尽意•痕”作为此次展览的名称,它有着怎样的含义?

  冯远:“无尽意”字面的意义是指没有穷尽、永无止境,但“无尽意”在佛教中指的是一种和谐、圆融、包容。万物的运行是有矛盾的,但因无限的包容,通过无止境的融合,形成更高层次的和谐境界。

  我今年70岁,这次展览是我从事艺术专业这么多年的阶段小结,是一次向社会的汇报,也是我人生从艺经历的一个痕迹。艺术没有尽头,个体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瞬,所以展览名称用了“无尽意”。

  另外,这些作品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我自己的心性、愿望和理想,但我又觉得艺术又是个遗憾的职业,等到作品挂上墙后,自己总会觉得好些地方没有处理好,留有遗憾,“无尽意”永远做不完,没有尽头,永无止境。

  冯远:我每年都会画一两个系列的古典题材。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我画了《唐宋八大家》、《古诗画意》、《十高僧》等一批以水墨为主的作品。

  展览中的主题性作品有《屈原与楚辞》、《秦嬴政称帝庆典图》、《汉武帝经略西域边疆遣使丝路》、《盘古开天》等,都是这次展览中的几件大作品。另外还有《竹林七贤》、《群贤兴会图》等一些历代画家都经常创作的题材。

  冯远:从事专业美术创作,有责任把我所学的专业技能用来服务当代的人物画创作,反映现实生活。由于我早期的文化教育接受了比较多的中国古典文学、艺术、小说、诗歌,我偏爱文史哲,所以我的作品既有古代的历史,也有近现代的历史,还有相当多反映现实生活的题材。

  我个人的体会是艺术家在他成长的道路上,大多不会只盯着一个题材一路走下去。他们常常在一路往前走的时候,会因某个触发点引发一些创作构思,尝试走一下旁路和支路,但不会影响其主要的方向。我就属于这样,我在80年代也研究过西方的一些经典文论和当代艺术创作的观念,也尝试过一些当代绘画手法和技能,但又始终觉得自己与经典的中华文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这使我在从事探索性的艺术创作中,也会读诗歌和散文,信手创作一些古典题材的作品轻松一下,触类旁通、拓宽路径,将两边都兼顾起来。

  艺术创作要有感而发。我画反映现实生活作品的同时,也对绘画的形式本体进行学术研究,这对我从事主要方向的创作是一种补充。

  雅昌艺术网:您之前谈过您喜欢读历史、哲学和社会类的书籍,这对您的创作有着怎样的帮助?

  冯远:这个帮助何止大而且重要,我觉得一些中国经典文化的题材,是可以反复吟咏创作的。作为当代画家,将古典题材通过故事化或者一字一画的方式进行创作,用特有的个人风格面貌将其呈现出来,对社会对观众的审美会起到一定的文化教化作用。同时,我将自己读书的体会,以及我的所思所想,通过绘画形式来表达,也是一种传统文化精神的传承与再弘扬。

  雅昌艺术网:历代画古典题材的作品有很多,如何将传统形态转化为现代形态,它的难点在哪里?

  冯远:今人画古典题材,用古典绘画方式达到较高的艺术水准,我觉得这已经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了。因为今天相当多的画家都受过专业院校的造型训练和笔墨艺术的研究,加之当代的艺术家们涉猎宽泛,接受知识面和信息量都优于古代画家,所以用原有的办法表现古典题材应该不难。难的是社会发展了,你要用中国绘画的技法去表现今天的生活题材。

  那么,中国绘画技法的特点在哪里?它的精华在哪里?哪些是可以拿来继续服务今天新时代人物画创作的?这对于画家来说是要作取舍的,而且只取舍还不够。原来的一些技法只适合表现那个时代的题材,你用这套技法来表现今天的农民和工人,表现今天的高科技信息就不够用了。所以必须探索研究找到一种新的语言方式,而新的语言方式不是凭空而来,是需要经过反复打磨而成的。

  作为一个中国画家,在保留中国绘画基本要素的同时,又能够将一种创新的因素融入进去,而且形成画面新的和谐,才能达到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

  艺术不可能只用某一种形式去表现所有的题材,既画古人,又画新人,应该还要创造一些新的技法,甚至吸收一些外来的技法。但是所有的吸收要融入到画面这个大的架构中,要找到一种新艺术的和谐样式,才是成功的,这对中国画家来说永远是一个新的课题。

  我觉得中国绘画的技法是一定要发展的,所有的变化过了今天都将成为过去。历史是延伸的,就像一条河,如果没有各种各样支流的融入,它无以成大河。所以核心问题是艺术家的驾驭能力,在驾驭能力的背后就是艺术家的综合学养、艺术素养和大胆变革的勇气和实践能力。

  冯远:契合点有两种,一种是从作品的社会意义角度来讲。今天来表现中国历史上的先贤伟杰和重大事件,是为了增强今天中国人和中国艺术家的一种文化自信。通过完美的艺术样式,给今天的观众提供一种审美的样式。

  从艺术的契合点来讲,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画家,在表达今天的现实生活题材,或当代历史题材时,在有效保持中国绘画特点的基础上,又融入的一些新元素,在技术上达到了一种新的和谐,我觉得这样的作品就找到了契合点。这样既有传统的因子,又有现代的创新成分,而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艺术样式。前者说的是关乎形而上的,那么后者则是形而下关于技术层面上的契合点。

  雅昌艺术网:我们只要谈到中国绘画,首先想到的就是笔墨,您觉得笔墨在中国绘画中占据了怎样的位置?

  冯远:一谈到中国画就说笔墨,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宋元以降文人画兴起以后,将中国绘画笔墨的技巧价值提升到了相当高的程度,甚至认为笔墨能代表中国画的全部,但如果要指笔墨的技术加笔墨的内涵,可以代表中国画,这个观点我接受,但是作为形而下,技术层面上的笔墨,它不能代表中国画的所有的含义。

  中国传统绘画包含了人文思想、艺术家的品格情操、理想志向、个人的艺术才情等综合元素,它的内涵是相当丰富的。再好的笔墨也必须要有所依附,要服务创作主题。如果没有主题内容和特定的指向,笔墨就变成了一个抽象的架构,没有了指向意义。

  所以我觉得中国绘画中的笔墨说是诸多关于中国画论中的一个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它不能也不可能是中国绘画含义的全部。何况还有大量的工笔画、壁画……。

  冯远:两个标准,一个是表形式的评判标准,画面的结构取势、造型传神、笔墨技艺的处理有没有创新意识,用笔用墨的驾驭能力。还有一个是内形式,作品的立意、意境等作品所要传达的艺术家的综合学养等作品背后的内涵,都可以看作是中国绘画的一个品评标准。

  雅昌艺术网:在您的画里既有文人画的诗意,也有书法中金石气的厚重感,这与您的经历有关吗?

  冯远:艺术创作与人生经历一样,分不同的层次。艺术家早期的绘画,可能会顺着天性去表现自认为美好的、唯美的、俊逸的、漂亮的、潇洒的、流畅的抒放个人逸气的作品。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会逐渐追求某种沉着厚重感,某种苍劲沧桑感。早期的爽利、俊逸会不断的沉淀下来。我的人生道路也是这样的,艺术创作追求的趣味也是这样。

  当然,这其中也与我生在南方,又在北方工作多年有关。南方追求水墨氤氲之气的柔美和韵味无穷的效果。实际上我在北方这么多年,骨子里偏爱厚重、内敛、强悍、苍劲的风格。

  冯远: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从事艺术是个奢侈的职业。成为艺术家要有苦行僧的精神,甘于侍奉艺术,要通过艺术实践不断的磨练,去探其堂奥,这是艰苦寂寞清冷的,是一个熬人的“职业”。

  艺术家追求的艺术作品是无止境的。我相信一个真正有理想、有情怀、有学养的艺术家,会在满足了基本需求后,追求更加高远的目标。

  真正的艺术家,应有一份大爱情怀,有一份社会责任。艺术家的笔墨技艺当随时代,表现他所生活的时代。艺术家的艺术创作要为社会增添一种精神食粮、精神财富,通过教化、艺术审美传达一种真善美的精神,来感化观众和读者。

  冯远:从事艺术创造,在今天已经是可以完全按照艺术家的自我设定来创作,艺术家是高度自由的。画什么、怎么画,艺术家完全是自主的,但艺术分小我、大我,个人与时代与社会不是割裂,而应是紧密关联的关系。

  我觉得生活在一个特定时代的画家,除了你自己喜欢的、崇仰的、追求的学术目标外,需要且应该与社会保持一种紧密的联系,去表现自己认知中的生活与人和事,为这个时代留下印记。与艺术家来说,“雁过留声”。

  艺术家如果疏离时代、偏离生活,去想象个人的空中楼阁闭门造车,可不可以?我想没有人会禁止你这样做,但是你的学问和才情不是也不应当只为满足个人喜好,你需要让观者读者理解你的作品。

  所有的艺术家都希望通过自己高超的艺术技巧,创造一种美的形式,被人接受和认可,这就决定了艺术产品通过艺术家的创造跟社会的关系是无法脱离的。

  我觉得如果是一个有责任的艺术家,就应当自觉地表现这个时代的人和事,找到这个时代值得艺术表现的作品,去创造那些富有正能量的、具有真善美精神性的作品,先感动自身,再感染众生。

  冯远:对我个人来说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画我自己天性中喜欢画的东西,完成以后,我会觉得如梗在喉的一段心绪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内心是愉悦的。

  创作的一些反映现实生活的题材,为了某一个主题去完成一件作品,就应当像十月怀胎一样,认真经意地去创作。当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你贡献给社会的将是一个具有鲜活生命力的,能够被大家所接受的一个艺术作品。在其中你所获得的广大公众或者同行的认可,与前一种得到释放的愉悦是有所不同的。

  冯远:艺术家的第一要义是生产劳动,创作他自认为好的作品。这些作品一旦进入公众视野,无论是办展览、出版画册、举办各种活动,他的作品会有无数观众去识读。观众接受教育的程度不同,既有小学生,也有社会普通民众,也有专业爱好者,也有具有一定专业成就的艺术同道,他们会对艺术做出不一样的理解与评价。

  艺术家既要找到与同行通有的共性,又要形成他自己独特的个性,而这个个性又不能去完全与他追求东西形成某种矛盾。

  就我个人而言,作品能够被不同职业、不同文化教育层次的人,读出不一样的认知,但在这些认知中能感受到美和真善,感受到其中正大气象、精神特质我就很满足了。

  好的作品应该具有丰富性和多义性,让不同的人在你的作品中读出不一样的感受、感悟和感动,这样作品的价值就随之获得了升华。